服务热线:

新闻动态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新闻动态 >

父親要在完全清醒的狀態下看著自己的皮膚一寸

来源:亚游 编辑:admin 时间:2018/03/28

揚州市邗江區楊廟鎮花瓶村28歲的男青年徐雁偉。
       因為一場火災。
       全身93%的部位被燒傷。
       生命垂危。為救愛子。
       57歲的父親徐巨龍不顧自己較弱的體質。
       連續4次“割皮”移植到兒子身上。因為身體機能“透支”嚴重。
       第4次為兒子植皮后。
       老徐剛出手術室便暈死過去!在父親和家人的照顧鼓勵下。
       徐雁偉走出了“鬼門關”。
       上月底做完最后一次手術。
       即將出院。昨天記者在揚州市蘇北醫院徐雁偉的病床前采訪。
       小徐流著淚說。
       如果生命可以再來一次。
       他會用一生的愛來回報自己偉大的父親。

今年4月26日。
       是一個讓徐雁偉一家刻骨銘心的日子。當天下午1點多鐘。
       身為揚州一家企業焊接工的徐雁偉。
       進入油罐車的油罐準備進行隔倉處理。他沒有想到。
       身旁的氧氣瓶正在漏氣。當他打開磨光機。
       對鋼管進行打磨的時候。
       飛濺的火花碰著氧氣。
       劇烈燃燒起來。
       “呼”的一聲。
       徐雁偉被燒著了!看到身上的大火。
       驚恐不已的徐雁偉拼命朝著油罐出口處爬去。
       同時大喊“救命、救命!”

聽到呼救聲。
       工友們全都趕了過來。
       只見已成“火人”的徐雁偉掙扎著從油罐車中爬了出來。大家趕緊上前。
       一起用滅火器撲滅了他身上的大火。
       并送往當地最大的醫院蘇北醫院。經過診斷。
       除了頭部和腳部外。
       徐雁偉體表93%被燒傷。
       需要立即搶救。

慘禍發生后。
       廠里立即給他家打去了電話。徐巨龍當即放下手中的木工活。
       拉著老伴匆匆忙忙趕到醫院。
       看見被燒得“體無完膚”的兒子。
       當場嚎啕大哭起來。徐雁偉的妻子馮妍趕到醫院后。
       當場暈了過去。

由于燒傷程度特別嚴重。
       要想保住性命。
       需要立即進行植皮手術。
       為了防止排斥反應。
       只能直接從患者健康的皮膚“取”。
       或者從血緣接近的人身上取。蘇北醫院燒傷科主任、主任醫師黃金華當即找到徐雁偉的家人。
       向他們講明情況。
       并表示準備直接從傷者身上取皮移植。黃主任的話還沒說完。
       小徐的父親徐巨龍當即就問:“醫生。
       可以移植我身上的皮嗎?兒子已經遭了這么大的罪了。
       實在不忍心再讓他受苦了。要植就植我的皮吧。
       不管移植身體哪個部位。
       我都愿意!”

雖然徐巨龍年齡較大。
       身體也比較弱。
       但黃金華知道。
       他既然下了決心。
       勸是勸不住的。
       他們需要的是頭皮。
       因為頭皮容易再生。
       對患者恢復有好處。
       對捐獻者傷害也不會太大。
       容易痊愈。徐巨龍二話沒說。
       便答應下來。

“第一次植皮是在5月中旬。
       除了打麻醉的時候感到疼痛外。
       ”徐巨龍回憶。
       “但是越往后。
       就越覺得植皮不容易。
       一次比一次疼痛。
       這也就算了;每移植一次皮。
       自己恢復的時間就會加長一次。
       第一次只需要休息7天。
       到后來10天。
       再后來15天。
       最后變成了20多天。”

徐巨龍告訴記者。
       忍點疼痛算不得什么。7月份的一天。
       第4次為兒子植皮后。
       他剛出手術室。
       就覺得眼前發黑。
       腦子里一片空白。
       當即暈死過去。也正是這一次之后。
       黃金華主任再也沒有同意徐巨龍為兒子植皮的請求。
       而是從徐雁偉身上沒有被燒傷的腳部、頭部等處取皮移植。

黃金華告訴記者。
       移植過一次皮膚后。
       要等到捐獻者頭皮“長成形”。
       長“老”一點。
       頭部細胞的生理功能比較齊全了。
       這個時候再植最好。年輕人細胞功能活躍。
       一般正常需要7天“恢復”。
       中老年人需要更長的時間。
       老徐快60歲了。
       第一次移植后。
       只間隔了7天時間。
       他不聽“勸阻”。
       執意要繼續割皮。
       醫護人員為此很感動。

“徐雁偉送過來的時候。
       全身93%二度至三度燒傷。
       其中86%為最嚴重的三度燒傷。”黃金華主任告訴記者。
       這樣大面積的燒傷。
       能被救治存活下來的希望極其渺茫。

“因為燒傷程度太嚴重了。
       所以病人需要度過3個關口。”黃金華告訴記者。
       患者需要經歷休克關、植皮關。
       只有安全度過了這3關。
       才算是真正地度過了危險期。在真正康復以后。
       還要適時地為其進行整容手術。“在休克關和感染關。
       我們便遇到了困難。”黃金華介紹。
       病人開始出現胸部感染、敗血癥等病情。
       經過大家的努力。
       植皮全部結束。
       他最終“挺”了過來。
       脫離了生命危險。

“病人總共經歷了18次手術。
       其中父親為他植皮4次。
       自身植皮8次。”黃金華主任告訴記者。
       每一次植皮都是非常繁瑣的過程。
       他們需要將移植過來的皮膚剪成微粒狀。
       同時將壞死的皮膚切除。
       并將微粒狀的皮膚像“播種”一樣撒到壞死的皮膚組織中去。
       為了防止感染。
       還需要再用異體或者異種皮進行覆蓋。

昨天記者采訪時。
       徐雁偉已能下床鍛煉。
       做一些康復性練習。
       雖然幅度不大。
       因為很可能拉扯壞新皮。但看到這樣的情景。
       黃金華感到非常欣慰:“全身93%二度至三度燒傷。
       經歷了18次手術。
       能存活下來并基本康復。
       這在醫學史上算是一次

“經過搶救蘇醒后。
       知道了自己的情況。
       當時我的第一個念頭。
       便是一死了之。”徐雁偉告訴記者。
       自己當時沒有勇氣再活下去。
       只求早點死去。自己拔過氧氣管。
       可家人在身邊。
       沒有一次能夠“如愿”。
       后來漸漸地能夠接受現實了。“妻子、姨娘輪流照顧我。
       我覺得我就這樣死了。
       太對不住他們了。”徐雁偉流著淚說。
       每次在我面前都笑瞇瞇的。
       哪怕是剛做過植皮手術后。
       他也強忍著疼痛。還有妻子馮妍。
       從自己住院后。
       便辭掉了工作。
       寸步不離地守護在自己床前。
       一口一口地喂飯。
       幫自己如廁、擦身子。

現在。
       徐雁偉身上的創面已經沒有了。
       只留下了燒傷后的疤痕。10月底。
       醫院根據病情需要。
       為他已被燒枯的雙手做了截除手術。
       這是他最后一次進行手術。
       不久他就可以出院了。徐雁偉告訴記者。
       現在最怕的就是怎樣面對以后的生活。
       但他相信自己會挺過來的。
       不單是為自己活。
       更是為了自己偉大的父親。
       為了疼愛自己的妻子、母親。
       還有那個特別懂事可愛的女兒。

昨天。
       編者正好看了中央電視臺10套的《走進科學》欄目。
       節目講的也是一個割皮救子的故事。看完這個故事。
       編者對花甲老父徐巨龍的敬意又增加了幾分。

下午三點半。
       40多歲的父親進了手術室。
       準備割取大腿上的皮膚。關鍵一點是。
       父親要在完全清醒的狀態下看著自己的皮膚一寸寸被割下。
       忍受刀鋸割肉的痛苦。盡管做好了精神準備。
       麻醉師也盡量給予他更多的照料。
       但當手術的刀鋸一點點地劃開皮膚。
       這個堅強的父親還是發出了痛苦的呻吟。

整整一個小時。
       父親都要在這場痛苦的煉獄里煎熬著。下午四點半。
       但是對父親的考驗才剛剛開始。隨著麻藥勁的過去。
       真正撕皮連肉的疼痛正在襲來。
       這樣的疼痛要持續三天三夜。尤其是手術后的24小時。
       更是極其痛苦。川)

  • 其中大部分樓盤的銷售率將比年初計劃有較大幅度的提升
  • 令其他货币持有者购买石油等以美元计价的商品时变得更
  • 一體化電動汽車充電站是一座由國家電網公司投資建設的